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军事国际正文

美国海军新造舰计划 如何应对规模缩减

2021-06-20 11:04:3365阅

原标题:观察者网一周外军评论:美国海军新造舰计划 如何应对规模缩减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美国海军向国会提交了更新版的年度长期造船计划,对近年来反复讨论和调整的美海军舰队规模和未来的造舰计划再度进行了调整。这种调整毫无疑问是针对西太平洋正在崛起的新兴海军大国,并且伴随着其大国竞争对手在海军建设领域取得的最新进展进行修正。其目的也很明确,就是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确保美国海军在全球海上力量的绝对强势,并为美国政府介入干涉其他国家的事务提供军事力量后盾。

download 图1/7
只要FFGX服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图源:社交媒体

从特朗普的355舰海军到拜登的规划

在谈到现在的美国海军建设目标时,有两个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研究制定的海军规模目标无疑最常被各方提及:一个是美国2016年12月提出,2018年正式上升为建军政策,2019年开始着手实施的“355舰海军计划”;另一个则是特朗普政府末期提出,于2020年9月制定的2045海军建设计划。而需要与之进行对比的,则是目前美国海军的现有作战力量情况。

这其中,美国海军现有舰船规模最小,包括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10艘“尼米兹”级和1艘“福特”级)、22艘导弹巡洋舰(“提康德罗加”级)、70艘导弹驱逐舰(68艘“阿利·伯克”级和2艘“朱姆沃尔特”级)、21艘濒海战斗舰(10艘“自由”级和11艘“独立”级)、14艘弹道导弹核潜艇(“俄亥俄”级)、4艘巡航导弹核潜艇(“俄亥俄”级改进)、50艘攻击型核潜艇(28艘“洛杉矶”级、3艘“海狼”级和19艘“弗吉尼亚”级)、9艘两栖攻击舰(7艘“黄蜂”级和2艘“美国”级)、23艘大型两栖舰(11艘“圣安东尼奥”级、8艘“惠德贝岛”级和4艘“哈珀·费里”级),以及包括两栖指挥舰、海上机动基地、反水雷舰、巡逻舰、潜艇支援舰等在内的其他舰船,还有美国军事海运司令部下属的补给舰船等,总规模为301艘。

download 图2/7
2015年,美国海军全家福 图源:社交媒体

原本的355舰海军计划与现役舰队的整体架构基本一致,但在具体数量上有所调整,同时对舰艇的型号进行了一定的更新,包括12艘核动力航空母舰、104艘巡洋舰和驱逐舰、52艘护卫舰和濒海战斗舰、12艘弹道导弹核潜艇、66艘攻击型核潜艇、38艘各类两栖攻击舰、32艘支援补给舰和39艘其他辅助舰船,总规模355艘。

按照美国海军目前的造舰速度,这些规划中大多数有增长的舰艇种类基本都需要进一步“留旧增新”,在为现役舰只进行延寿的同时建造新的水面舰艇。考虑到美国海军这支以冷战时期建造的战舰为主要力量的舰队普遍舰龄较大,为老舰“续命”的成本不可能很便宜,而新造舰的数量也不能太少。

至于特朗普政府2020年9月提出的海军建设目标,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美军在执行了一年多“355舰计划”后针对大国竞争环境做出的再调整,同时计划中增加了一些可供商榷和调整的新舰船方案,并且设定了一个浮动的数量值,从而让这一舰队在规模上看起来更大的同时,在结构上也出现一定的变化。

按照这一目标,美国海军除了弹道导弹核潜艇数量没有变化以外,其他舰船的数量都“有的商量”。核动力航空母舰数量变成了在8-11艘之间皆可,巡洋舰和驱逐舰代表的大型水面舰数量目标也下降到了73到88艘,护卫舰和濒海战斗舰组成的轻型水面舰的数量则增加到60到67艘,攻击型核潜艇增加到72到78艘,两栖舰队的规模则依靠建造一批轻型两栖战舰(LAW)的办法将数量提升到52到57艘,支援补给舰的数量也大幅增加到69到87艘。

与此同时,为了弥补核动力航母数量可能减少可能带来的战斗力损失,目标中还特地安排了最多可达6艘的所谓轻型航母(CVL),以差不多1:2的比例替换退役的核航母。这样调整之后,海军的有人舰船数量又有了进一步增多,最少也有382艘,最多的情况下可达446艘。

download 图3/7
小型载机舰艇力量的灵活性,让美军尝到了甜头 图源:美国海军

除此之外,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完善,无人海上作战平台也逐渐成为未来海战不容忽视的“潜力股”。因此在这版本的海军建设目标中,还首次纳入了不同大小的无人舰艇,总数从143艘到242艘不等。算上之前的有人舰艇,整个造舰计划的总规模将达到525艘到688艘的级别。

两个海军规模的规划前后相隔最多不到4年,都在特朗普任内制定,不仅从规模来看有着特朗普风格的好大喜功,追求高投资和大规模,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这个时代的潮流变化:强化美国海军海上力量,以应对新时代的海上大国竞争。

而此次美国海军的2022财年长期造船目标,则堪称是特朗普计划的进一步调整。

它同样设置了高、低两个目标,高目标要求美国海军保持11艘航母、9艘两栖攻击舰、65艘大型水面舰、45艘小型水面舰、72艘攻击性核潜艇等在内的372艘有人舰艇,以及140艘无人舰艇,低目标则只有9艘航母、8艘两栖攻击舰、63艘大型水面舰、40艘小型水面舰、66艘攻击性核潜艇在内的321艘有人舰艇和77艘无人舰艇。

相比过去的两个造舰目标,这个设想更像是一种折中调和——一方面制定一个比355舰更加保守的目标,能够满足紧缩财政下美国海军的规模保持,一方面制定一个比特朗普更切合实际的造舰目标,用于有效保持美国海军在大国竞争中的优势。

这个30年先这样了,有什么事情下个30年再说

增量的奥秘与难处

不过军备规划本身是一件综合博弈,按照美国国防部对海军的造舰计划的要求,主要目标就是三个:一要能够与太平洋这边竞争对手的区域拒止/反介入作战体系来个硬碰硬,二要在技术上足够先进,引领时代潮流,三则是最为现实的,要符合美国现有的预算规模和体系,毕竟买不起的装备规划最终也毫无意义。

为了满足这些需求,伴随这一新的舰队规划,美国海军在2020年前后也实际投资了一系列新型舰船,包括“星座”级导弹护卫舰,新一代的轻型两栖战舰(实质是一艘设计特殊的坦克登陆舰),下一代中型补给船,无人水面和水下载具等。

相比过去20年里美国推进研发并且付诸建造的“福特”级航空母舰、“阿利·伯克”Flight 3导弹驱逐舰、“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圣安东尼奥”级船坞登陆舰等大吨位、高价值的先进装备,这些新装备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规格相对较小,造价也略为低廉。比如即将开建的新一代“星座”级护卫舰,其预计的量产造价是每艘9亿美元,差不多只有伯克级造价的一半,从而有可能让美军在相同的预算规模下采购更多的数量。

数量对于一国海军而言和质量同样重要,毕竟一艘先进战舰也无法同时在两个地区执行任务,美国海军在造舰数量上的增加,自然有利于满足美国海军全球部署作战的需求,同时也让美国海军的战舰在账面上看起来更多一些。

虽然吨位小,但雷达武器配置并不差的FFGX

得益于各种较小型新舰船在数量上的补贴,美国海军从2021年开始终于做了一件他们想做多年而不得的事情——退役部分服役了30多年的“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这些上世纪80年代开始陆续服役的舰船由于长时间的服役和高强度的持续使用,目前的妥善率相当糟糕,整体性能也逐渐跟不上时代。即使进行现代化升级,考虑到舰体和舰上的动力等机械设备也已严重老化,不仅修理升级的成本远高于一般舰船,修复延寿后实际的可用寿命也不算乐观,而且自动化程度较低,人力成本高昂。

美国海军多次提出将其退役,都因为美国国会对海军舰队规模的严格要求而作罢。未来五年里,美国海军将有超过10艘的“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退出现役,为美国海军甩掉负担,挤出人手,省下资金采购使用更新的舰艇。

退了

这就是眼下美国海军造舰计划的关键。随着“355舰海军计划”像20世纪80年代美苏冷战时“600舰海军”一样,成功地建立了将数量作为海军建设成果的第一标准后,有关具体的舰种组成和技术水平等问题虽然还会有专业军人或熟悉海军建设的官员操心,但国会也好、媒体也罢,首要的关注点都转移到造几艘这个问题上来。

最近的两轮造舰计划中,航空母舰的数量这一受到美国法律规定的内容都有了灵活的调整,甚至能够酌情减少到8-9艘,而作为航母护卫力量核心的巡洋舰和驱逐舰数量目标也从必须“留旧增新”的104艘减少到可以通过“汰旧换新”实现的60多艘,加上相对低造价的中小型护卫舰和登陆舰的大量建造,美国海军在规模上依旧有扩充的希望。

相比水面舰艇领域的“朝三暮四”,核潜艇领域里美国海军的步伐反而极为稳健。在所有的造舰规划中,12艘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作为美国水下战略核力量的最低需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受到动摇。而攻击型核潜艇作为美国在技术上与其战略对手优势最大的领域,美国海军试图扩大这一优势的努力也相当坚定,无论哪一个目标都设定了超过60艘以上的规模。尽管潜艇作战无法真正夺取或者利用制海权,但从针对区域拒之/反介入作战的角度看,潜艇作为破坏对手制海权的武器无疑是最佳选择。

一切会如此顺利么?

然而即便如此,过去两年里全球环境和形势的巨大变化仍然让美军的造舰计划遭遇了严重挑战。一方面新冠疫情的肆虐,导致全球制造业都陷入停滞,作为疫情重灾区的美国既要面对本国造船工业衰退带来的制造能力问题,还要解决疫情下正常开工生产的问题;另一方面,由于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沉重打击,以及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导致的通货膨胀,导致2021财年的美军军费虽然名义上还在小幅增长,但购买力已经开始缩水。

这种缩水在2021财年美国海军采购的装备数量上就能看出来。按照2020年9月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建军目标,2021年美国海军应该采购12艘舰船,包括2艘攻击型核潜艇、2艘导弹驱逐舰、1艘导弹护卫舰、1艘两栖攻击舰、1艘轻型两栖舰、1艘油水补给舰、2艘快速运输船、1艘拖船和1艘海洋调查船,但实际批准的预算中只有8艘船,增加了1艘辅助的拖船,减少了1艘导弹驱逐舰、1艘两栖攻击舰、1艘轻型两栖舰和2艘快速运输船。

考虑到美国海军在2021财年就开始要退役大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美国海军的大型舰艇数量将在近几年内迅速跌破“及格线”,换言之,即使调整后的美国海军造舰计划,也无法挽救美军舰队规模因为老化出现缩水的残酷现实。

美军今年造舰明显减少

这还只是一切按照剧本进行的乐观设想。在美国海军装备发展的历史上,性能不达标、进度拖延和成本超支堪称是从未缺席的三大噩梦。目前已经完成招标的“星座”级护卫舰虽然强调一定作战性能下的成本控制,量产舰的估价只要9亿美元,但考虑到估价1亿美元,最终造价4-5亿美元的濒海战斗舰项目在前,“星座”级更为强大的作战要求和复杂的作战性能,让人们对于控制其造价很难乐观;而相比“阿利·伯克”级平均17亿美元的单价,下一代的防空导弹舰DDG(X)在对舰体和武器系统进行全方位升级之后,研制费和采购费的全面上涨也是板上钉钉……至于核航母、弹道导弹核潜艇这些首舰价格都超支的项目,指望后续产品价格回归稳健,自然也毫不乐观。

又要控制装备成本,又要满足装备数量,同时还必须追求装备先进性,对美军而言,这样的想法是在太过理想,最终也很难实现。一方面,美国军队全球存在的需求和现状,决定了各类装备的规模底线,美军无论是航母还是战舰,现有的全球部署状态已经是捉襟见肘,进一步裁减数量不是个办法;另一方面,由于在东亚和欧洲等地区美国战略对手的崛起,美军必须进一步加强和巩固自己在新一代装备上的技术优势,赢得技术上的竞赛;这两个要求又必然会引发军费需求的进一步增加,而在军费篮子被严格限制的情况下,面对战略竞争对手不断水涨船高的“对美N成”的建设成就,美国海军军备发展的窘迫也就不难预见了。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军事国际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